赋流形

(原创女主×人觉非常君)人觉黑化刺激下的崩坏产物

 1.被这两周的便当砸到精神错乱的产物,重度ooc预警,有隐晦血腥情节,慎入!
 2. 如果觉得黑到角色请戳我,在下立刻删文
 

原先的一个人觉和原创女主的甜文(?)脑洞
大妖饕餮化形的吃货软妹和吃瓜君一路逛吃发糖,就像是太妃糖一样粘牙的甜。

  最后一章大婚,女主笑着喝下了掺着最后一味引爆混毒药材的交杯酒,一边像曾经无数次一样靠上非常君的肩头,一边将手伸入胸膛活生生取出了自己的妖心。

    "为什么不相信我呢?" 一袭鲜红嫁衣的少女牵过丈夫的手,将他为之苦心做戏多年的凶妖之心放入他的掌心。带着几分嗔怪地,戳了戳被猩红热血浸透的明黄人影的额头。
   " 我说过,我的就是你的。"似乎觉得有些咯得慌,少女又换了个姿势,直接躺进了非常君的怀里,把玩着一缕垂下的灿金发丝。
    "只要,你是我的。"
     她最喜欢的就是非常君这暖金色的头发,第二喜欢的是非常君葱白的修长手指,第三喜欢的是非常君软软的还透着些粉色的嘴唇,有时候还能从上面尝出些珍馐余味……总之她喜欢着非常君全身上下的每一处,排名不分先后。
  
    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人觉便是撑着那把一样金灿灿的华伞,鬓边流苏随着脚步飘摇,手上提着她蹲了三个时辰却没到手的芳华斋限量软心酥,穿行在喧嚣闹市中,一身华贵装束却未有格格不入之感,反而恰似圆融一体。
       然后混迹红尘的先天回过身来,在她的口水快把别人店门口泡塌之前发出了邀请。
       饕餮从来不会客气,所以他们分享了那盒珍贵的糕点。非常君拿盒子,她拿糕点。
       饕餮知道人间有句话叫礼尚往来,所以她带着非常君去了自己的藏食地,大方的让他随便挑自己喜欢的。
       虽然非常君好像对九尾的尾巴和金毛犼的脑髓之类的不大葛意。
      然后不知道什么时候,他们已经走过了那么多路,吃了不知道多少美食,甚至……定下了一生的约定。
      热爱美食的无害大妖怪饕餮和身为美食家的正道先天,绝配,不是吗?

       饕餮没有骗人,她真的是个快几千年不怎么吃人的好妖怪,因为她的口味实在很叼。
       直到遇见了非常君。
       她在店门口对着狂流口水的不是限量品的软香酥,是非常君。
       可以打十分的皮相,千年根基滋养的骨肉,饱含仙气灵气的血液,还有……一颗与这副仙气飘飘的皮囊不大相符的心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收藏价值,九分。
        这样美丽的皮相简直令人荡魂~
        烹饪价值,八分。
        如此珍贵的食材还是做切脍比较好吧~
        娱乐价值,十分!
  
        非常君是个很有耐心的人,饕餮也是一只很有耐心的妖。
        不得不说与非常君在一起的这些年她的确过的很开心,如果非常君真的只是非常君,如此过下去其实也觉得不差。
        但是游戏似乎已经结束了。
        她慷慨地结算了非常君的奖励,亲手将他所求奉上。
        然后,便是她收取自己的报酬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    她从非常君依旧白净的脸上抚过,恶趣味地用血画了两个眼镜圈上去,无视掉那双琥珀眸中的挣扎与怒意,咬上了柔软依旧的唇。
       非常君的唇已经不似往日温热,似乎因主人的情绪显着几分冰凉,但是她仍然喜欢。
       无论什么样的非常君,只要是非常君,她都喜欢。
       唇舌交吻间,她的手也未闲着,抓起对方空着的另一只手,她细细端详着,一寸肌肤纹理,一厘骨节形态都不放过。
       她结束了漫长的吻,将安静的美食家抱在怀里,伸头凑在他的耳边,如同曾经每日入眠前,重复着浓情爱语。
       "非常君,我爱你哦。"
       少女咯咯笑了起来,将观赏了很久的葱白指节含入唇间,她已经迫不及待要享用这顿等待了无数个日夜的美餐了。
       这次,依然是和非常君共享呢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 一身朱红愈发糜艳的新嫁娘就这么怀着最甜蜜的爱意,与食欲,一口一口仔细品尝着自己此生第一个,也是唯一一个的,恋人。